从文字谈起

前些天与好友一同前去书店。好友嚷嚷着要买好些书,连带着翻书也蒙上了迷蒙而锐利的味道。

捧着几本名著,翻着就悄悄让我前去。请我帮她选一本一位女作家的书。书籍有些破旧,读者心爱并且常常翻阅是常有的事。翻了几页,错杂的语句,平时的语调,蓦然令我回想起印度的恒河与前方的北方情人。

倒不如买些玛格丽特·杜拉斯的书呢。

嗯?不解地蹙紧了眉头,好友匆匆瞥了我那含笑的眼眸一眼。

有些她的痕迹,但还不如直接看会比较好。虽然比较难以把握。

那她的书看过一些吗?好友随意指了指摆放地整整齐齐的一摞。

看过。一本。我微微笑了笑。

这倒是实在话。但内容却依稀了许多。不如杜拉斯锐利的双眸刺痛迷蒙...

17 Jun 2014

自由的摘句

这位面无表情的女子,早已在言语中掩盖不住纯真与狡黠的天真诱惑,反倒使得与陌生人互相言论起来性感许多,这就大概是她与Chris秘密却骚动关系的由来。——《第二幕第三场》

你总是不经意间关注我——风,阳光,我。年轻的女老师上课,可爱的女同学向你请教,我总是忍不住想去重温Summer Wine——嫉妒的女孩子都这样,偏执,矛盾。我们偶尔也交谈,谈音乐,谈文学,谈琐事。——《克里斯·杨》

注:【自由的摘句】为平日涂抹文章之时的片段,懒懒散散,均未完成。


31 Jan 2014

美好的摘句

我已经老了,有一天,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,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。他主动介绍自己,他对我说:“我认识你,永远记得你。那时候,你还很年轻,人人都说你美,现在,我是特意来告诉你,对我来说,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,那时你是年轻女人,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,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。”【玛格丽特·杜拉斯  《情人》】

要同对方建立真正的、创造性的紧密关系。只有爱情才能带给我知识,在结合的过程中回答我提出的问题。在爱情中,在献身中,在深入对方中,我找到了自己,发现了自己,发现了我们双方,发现了人。【艾·弗洛姆  《爱的艺术》】    

02 Aug 2013

恒河边的漫步

玛格丽特·杜拉斯,当我在恒河边漫步的时候,是应当怀着她的心思——漫步,恒河,这本是她所最乐意的方式,也是她苦涩眼眸的目光所及。

杜拉斯描述了许多沉寂骚动的恒河——我是她笔下想象的孩子,初生,笑意盈盈地听着大人们的故事,咿咿呀呀;只一转身记得笑过,那地方——准是梦里去的。好在我不在意且乐在其中,无端漫延的河水,季风期,汹涌澎湃,我只能哆嗦着卷起裤腿,打着安德烈亚的大黑伞,前去拜访她。

安德烈亚的大黑伞,中国风,够大,撑得下一位瘦高的男子;安德烈亚就这样去拜访她,我只不过尾随早先年的他罢。杜拉斯与他相谈甚欢,又分享彼此。后文却是一大篇幅的男孩子,很不幸的季风期,与他的老师,忧郁地望着大海,日复一日。后...

28 Jul 2013

拉娜与玛格丽特

记得那天恰巧看到你了;慵懒的眼神,浓烈的背景及格调的色彩,想不令人爱上都来不及,因此我只能静静目送你的来去,呷一口纯净的黑咖啡,忒苦——我是在杂志上瞥见你的。

  拉娜,Lana Del Rey。我后来又去看你的演出;指甲又红又尖,扯扯衣服,一副酝酿的神态,妆容的确精心化妆过,只一扬声线,在夏日里无端多几分雷鸣之感。承蒙每日一杯黑咖啡,一片淡面包混合特别身影的日子,我不动声色地欣赏着,像极了恋人之于春天的模样——春暖花开,绿意漾漾,后来,我们分手了——我还是继续不近不远地审视你。

    心情愉悦之时,还能发现几处相似的随性。近期进食少了...

21 Apr 2013

生如夏花

生命,一次又一次轻薄过

轻狂不知疲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...


29 Mar 2013

月色

  月色,果然是朦胧又精致的。

  慕颖着玫红色吊带,盛夏的气息尤为热烈,不得已轻挽起一裙角,倒也显得罗布衫少女的韵味了。未经仔细修剪的秀发茂盛地疯狂,额头油腻腻的一片。她是刚从赵老师家回来着;闲扯前英语老师收费高得吓人,便委托给了另一位,约摸刚好结婚的模样,人也不大喜严谨,东南西北不一会扯开来,便知正是面对丈夫欢喜的时候。而也并非她一人学习,共二人,一男生,一女生。

  男生则是她隔壁班的;恰巧的话在食堂还能相遇,只相互不话说,慕颖一副陌生人似的凉意也只能闲遮起心里的悸动了,若是被好友知道这般甜甜圈似的还不笑话了去!准会说个没完没了。而...

29 Mar 2013

藏青花布

你说,你给我买了Lifestyle,藏青花布那种。

我笑了,我知道——时间很久了罢!

藏青色一直生动在Lifestyle铅笔下,每每勾勒好一袭长裙,细划出一道长眉,我就知道,这是我生命的颜色,近乎严谨的沉寂。

你是很喜欢那些欢声笑语的,活泼,开朗,热爱运动。浅藏青摇曳过篮球场,你都会忽的红了脸,更加卖力地去打篮球,却从未间断我一步一行的脚步。

又一年天蓝,我们似乎从未僭越,各自追逐既定的远方,你还是依旧笑着同我打招呼,我还是穿梭在藏青色的世界里,冷言少语。

只有深深的藏青色依旧存活,跳跃,等天晴了,描摹几朵惨淡的花朵,嘻嘻哈哈,又一年去了。

 ——曾经被我亲手埋葬的祭奠

 感谢你们 ...

16 Mar 2013

春暖花开

春暖花开,云淡风轻,岁月静好。

很难描摹娴静的午后,嗅着醉人的身影,却无法追捕一霎那的风和日丽——情愿小憩在暖哄哄的光影里。春暖花开——大抵也就是躺在藤椅上,微闭双眼,摇摇晃晃。

是了,我知道许久前的紫藤萝仍在喷薄——血红而温暖的光影里,我瞥见它呐喊的声音,微微刺痛了双眼;冷而凄清的藤椅呵,倒也暖洋洋起来,游荡着闲置在尘埃里的冰凉。更是除却如此,好久不见的岁月,你的棱角,你的冷清,请允许我——此刻共眠。

我愿意,让此刻——斟酌些心疼的气息,久远而迷糊、无数斑驳的过去,春暖花开。

17 Feb 2013
© 微在若谷 | Powered by LOFTER